大頭一臉就不像是[射手]

    99學年大專杯籃球賽開打;虎科大甲二級男籃,五天裡接連打了四場球賽,前三戰二勝一負的總共贏「6」,真是幸運又驚險!


 


對成功大學


    替補球員、那5個「非體保生」的「成熟度不足」,以及「體能不夠」是輸球的二大主因;本來上半場還有相互領先局勢,在下半場被幾次快攻,以及進攻籃板球直接攻籃等情況,一下子拉開雙方差距。


    不過,以半數非體保生與每星期只練習二次,每次只練習90分鐘的配備來看,我給球員們打「85」的高水準分數。


    被打快攻主要問題有二,一是自己持球、傳球失誤被抄截,以致隊友措手不及,直接被成大以多打少得逞;這裡主要是傳導球企圖太明顯,包括持球沒有敵情觀念下,缺乏保護球的被抄截等是主要因素。


另一被打快攻是隊友攻籃瞬間,多數球員都只在原地看球,沒有做衝搶、搶奪進攻籃板球,與退回後場預防快攻的結果。


    最後3分多鐘,積極壓迫、並且主打「快打(early offense)3分球」策略,追回不少分數;只是,時不我予輸了12分。此處檢討,戰術變化時機慢了一點,是難以扳回頹勢主因;適切一些,應該在最後5分鐘,就要採取更積極壓迫防守,以及快打、投3分球策略才是。


    成大平均身材高出虎科大約10cm水準,是他們進攻籃板球與致勝關鍵;尤其,他們每星期練球時間,還多出虎科大一倍有餘,虎科大球員也沒有做自主訓練,這虎科大體能不佳、有心無力做好轉換防守(transition defense),輸球就不足為奇了。


天才宇威的防守總是讓對手煩不勝煩


    成大主要得分,除了虎科大球員持球、傳導球失誤直接快攻、防守籃板球下的快攻、第二波進攻籃板球直接得分之外,他們破解盯人的戰術有二招,一是拉開單打,不能成功就切傳投3分球;此處,虎科大其他球員對場上狀況的解讀不正確,是成大投3分球主因。基本上,當運球者還沒有「構成過人」,其他防守者還不需要幫忙(help)防守瞬間;其他防守者,只需要做好隨球移動(move as the ball)就好的情況,虎科大球員卻冒失的、過度移位去做幫忙防守;並且,隨後也沒有做好阻傳(deny the pass),進而才衍生出對手切傳空檔投籃。


成大破解盯人戰術,其次是在禁區底線附近,做「橫向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 cross screen)」;由有球邊(ball side)的球員,去替沒有球邊(help side)的球員空手掩護,然後得球攻擊。


當然,事後看錄影帶檢討,虎科大的對球施壓(pressure the ball)質與量」都明顯不足;加上根本沒有「做好阻絕(deny)」以及解讀與因應對方空手掩護,都是讓對手在既定位置得球攻擊,輸球就不是什麼意外的事。


165cm的大前鋒小霖得分總是10分以上


對遠東科大


    對遠東科大,其實全場緊迫盯人相當有效;第三節期間約2分鐘採取2-3配對防守,反而顧此失彼的失分不少。最後,再回過頭採取盯人,逼迫對方主將、也是佳里鎮的帥哥「精疲力盡」,進而在第四節剩下3分鐘裡他佬都無力攻擊,虎科大方得以艱苦獲勝。


這場球賽從最高記錄領先約20分,到最後驚險僅以4分險勝,主要還是在遠東科大第三節開始採取大半場3-2包夾防守奏效;虎科大的非體保生經驗不足,我幹教練的也沒有「事前指導與練習破解之道」,是驚險萬分主要因素。


檢討以後覺得會贏球,主要是個人防守的對球施壓,做的比前一場球賽還好,這是贏球最主要因素;由此可知,前一天和成大比賽後,團隊坐下來「錄影帶檢討」,將問題找出來,其實是相當有效的事情。由錄影帶檢討從中瞭解與強調,逼迫運球者採取「非習慣手運球」,才是好的對球施壓防守;因此,單就這裡,虎科大讓遠東科大自己運球失誤就高達5次以上;你不難理解,好的對球施壓之功效。


大頭最近防守進步許多


贏球其次在於,幾位外圍球員埋伏在弱邊(weak side)做接球投籃的成功率頗高;過往,虎科大埋伏弱邊的球員,總是喜歡運球切入到禁區裡面,然後進行成功率不高的攻擊缺點;這三天,一再強調「打簡單一點」的觀念強調下,出現切入禁區的頻率就較以往來的低了。


由以上問題衍生出一些該「強調」的概念;由此,我告訴球員幾個觀念,一、你沒有練體能,你做越多運球切入就是「越浪費體力」;二、你體能不佳,運球過人的成功率就低,當然更容易失誤;三、定點投籃的命中率,一定比你移位投籃的命中率還高,所以你弱邊應該多做電點接球投籃;四、帶一步跳投所浪費的體力,以及穩定性,一定比帶二次球所做的跳投浪費的體力還少,帶二次球後跳投的穩定性也比較低。


當然,我們瞭解,貴為世界頂尖的NBA選手,近半數球員的打球觀念也不是很好情況,我們虎科大男籃這些觀念不佳,應是合情合理的事;所以,比賽暫停或者節與節間的休息,這樣不當的觀念,我幹教練的,還是得「一再教育」球員,提醒他們。


其實,在這次大專杯賽前,我就抱定:利用全數12位登錄的球員動員的緊迫盯人,來打垮那些擁有少數主將打球的球隊;這幾年我觀察的是,多數大專甲二級球隊,都只擁有一位或二位球技成熟的球員,當我不斷逼迫你主將利用運球過人,來浪費你的體力,也不斷和你身體接觸,去測試你的身體抗壓性,你這些主力球員假如體能鍛鍊不紮實、板凳不夠水準,就容易產生第三節以後「捉襟見肘」現象。


從去年大專杯和雲科大全場盯人廝殺,以致雲科大球員精疲力盡的,在隔日被成大痛宰;以及今年中華醫科大,和我們虎科大45分鐘全場盯人纏鬥後的氣力放盡,因此前日關鍵一戰,造成體力不足的輸給遠東科大,這些其實都是相同模式。我認為,國內球隊在訓練上,質與量強度都不足,要應付這樣全場緊迫盯人,恐怕會有力不從心現象;從他們幾個球隊第二天「癱瘓、力竭」,似乎應驗了這個觀察。


先發三人[非體保生]


對中華醫大


    對戰中華醫科大從領先10分,搞到最後「致勝一擊」不能成功;然後打延長賽,經過「奇兵致勝的3分球」,並在炸彈開花打四角戰術策拖延情況,卻在對方採取犯規戰術,虎科大多次罰球沒進,卻驚險的以2分獲勝,真是奇蹟。


    坦白說,練球期間從來沒有做過最後一擊的「試驗」;因此,在雙方平手、握有控球權、進攻時間還有2.9秒情況,我口頭簡單傳達,要我們虎科大的大四球員「大頭」,做捲曲切(curl cut)接球策應,然後就做對持運球掩護(on ball screen)的攻擊。不能成功,要打延長賽,意料之外;因為當天,我們大頭狀況出奇的好,好到怎麼投怎麼進呀。


至於奇兵所指的是,在延長賽最後階段,我們那個台中的「阿美」,那個跑籃王子、那個3分球功夫不下於大頭的帥哥,他所投進的致勝3分球;其實,原本延長賽剩3分多鐘時,我是要那個「瞇眼迷死人」的小前鋒 蔡 先生上場。可是,我在他上場後才警覺到,對手防守範圍擴大緊迫,要採取對持運球掩護(on ball screen)的攻擊,二翼球員(wingman)就應該佈置射手才是;所以,不到10秒,我就趕緊要阿美上場替換,因而造就了落後1分變成2分致勝的一投。


    轉換防守,還是情況緊張的主要因素;這個大專杯預賽前面三場球賽,每一場球賽的轉換防守不佳,都讓對手獲得快攻佔就有「1/4~1/5得分」的比例,似乎是下個階段練球要注意的問題。我直覺觀察到的是,球隊沒練體能,第三節以後,這種需要體力的技術,恐怕就難以執行;現實問題,應該要強迫球員去進行心肺耐力訓練才是。


    暫停申請,是這場球賽另外值得討論的問題;那是在延長賽還剩下3分多鐘時,我們那個國家B級裁判「堯堯」,突然跑來我旁邊,偷偷、輕聲的告訴我說:老師,你可以申請一次暫停。他意思是,戰況緊急,似乎可以申請暫停;老師你別忘記,延長賽可以申請一次呢。


我彼時思考,還有3分多鐘,不是落後,也不是嚴重錯誤,更不是戰術沒有適當執行等等,這樣申請暫停有些「急躁」;結果,在最後6.8秒我們領先1分,獲得控球權情況,我趕緊申請暫停,並佈置炸彈開花拖延戰術。顯然,好運跟隨我走;這個暫停恰到好處運作。


台中來的射手:阿美


    炸彈開花的戰術,老實說,我們也沒時間演練,彼時只是臨場採取「戰術盤」推演一次;我是將球員佈置在中線,先由阿美藉由其中三位隊友掩護,空手跑位到球場前端453分線位置,這是做虛張聲勢的跑位。緊接著,中鋒小胖和我們大頭做交叉跑動掩護(running screen);中鋒移位到有球邊後場,大頭移位到後場沒有球邊的3分線45度位置,而大前鋒需要在前者二位跑動後,馬上移位到前場有球邊3分線45度策應,發球者是由控球後衛天才的宇威執行。


    結果,我們大頭在後場沒有球邊的3分線45度接獲傳導球;只是,我幹教練的在暫停時,「忘記」告訴他們後續要怎麼樣做。於是,我們大頭接球後,謹慎的觀察情況,被對手採取犯規戰術而送上罰球線;緊接著在二罰中一,變成領先2分的情況,我當場發號戰術執行,要球員採取1-2-1-1全場區域陷阱包夾防守。我彼時應該在暫停最後要補上一句:接應傳導球以後,所有球員要拉開站位,不要給對手採取「犯規戰術機會」。


    當我們大頭被犯規戰術送上罰球線,經過第一次罰球不進,第二次罰球進變成領先2分以後,我選擇了「1-2-1-1全場區域陷阱包夾防守」;目的有二:一、兵荒馬亂時期,並且他們也沒有經過適當佈陣與準備,對於這個全場設陷包夾防守,應該會措手不及。二、因為時間只剩下3.2秒發底線球,假如,如我所願,逼迫他們在前場傳導球,我有把握他們勢必會被我們的防守壓迫,進而浪費掉攻擊時間。


結果,因為他們主力控球,前些時候已經呈現沒有體力狀態;以致,他無法順利擺脫第二道的陷阱阻絕(deny),我們的陷阱包夾變化成逼迫他們,進行匆促的長傳球的傳導。想當然,這長傳簡單的就被我們第四道的防守者「宇威抄截」,然後結束比賽。


沒錯,誠如 高魁 老師所言:這種時刻採取這樣防守有些「賭博」的味道;在成王敗寇結果論情況,這個抄截只是「幸運」一些而已。下一次的最後幾秒,對方發底線球進攻,我還會不會採取陷阱防守?會;因為,到目前為止,像這種比賽快要結束,對方又沒有獲得暫停去佈陣,要進行進攻卻面對全場設陷包夾防守的局面,我所帶球隊還總是可以將球「抄截」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