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籃球專項選手訓練營,在「雖不滿意」,但可接受情況下結束;原來不準備「」我們瑞浩、名揚與周老頭等三位走人念頭,在歡樂氣氛中取消。好吧,就實話實說,對這些選手,用專業等級的評鑑去分析與建議。


 


老師:以一個34歲、且參加過「籃球教練培訓營」的人來說,我只能給他剛好及格的60分;原因無它,實務對打表現尚可。雖然,就2號得分後衛的中長距離投籃「準確性」,在所有學員裡排名次佳,以及雙箭頭「跑快攻」的水準,是訓練營裡所有的最佳球員;可是,在全場實務對打的表現,沒辦法把「專項技術」完全發揮,並且,和隊友搭配的小組技戰術,還沒有發揮到「1+12的加乘作用」,這怎麼能夠去「教導」別人?尤其, 嚴 老師所帶球隊乃「體育班」的校隊;因此,怎麼樣去把「教球、練球與打球」融會貫通,這才「不辱籃球人使命」!不是嗎?我們都算是籃球人!



鄭主任:以一個37歲、而且是個學校一級主管的主任角色去看待,我對他的全場投入,給予相當高的評價,這結果可以達到55分水準;只是,怎麼樣在帶隊的日後,去把徐武雄所帶球隊「擊敗」,可能才是「領悟與體會」後的最佳詮釋。擊敗另外一個球隊時所顯示的,不只是教練的社會學素養,還包括教練的籃球技戰術素養、學校裡的人際關係、家庭的支持等等;所以,這其實也是一個籃球教練的「顛峰表現」。另外,我不欣賞「虎尾取經」這個字眼,更不能接受說,回去要「洗心革面」、好好帶隊的話;因為,我們都是從傳統教育體系底下薰陶、成長過來的人。籃球的經,存乎於天、在乎於地;何況過去不大瞭解籃球,並不代表:沒有認真教球。因此,來日球場再見,大家需要各憑本事在場上「見真章」;不能夠、屆時帶隊輸給徐武雄的球隊後說了一堆理由。不是嗎?輸球可以簡單「1000個理由」。



劉至誠:以專項位置,並且身兼晉級全國大專杯三級籃球賽總決賽球隊的先發球員去評論,訓練營這樣的表現雖是「漸入佳境」;但是,別忽略,劉佬距離大專三級球賽「雄霸禁區」水準,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尤其,身高190cm要在大專三級的禁區討生活,並不具備什麼優勢;假如各項內線球員的專項技術不能純熟去運用,成功率不高、不懂得利用身體諸如肩膀、內側腳等等去保護球,再對對手攻擊,這就有些「浪費」老天爺給他的恩賜了!如果,可以把小組的技戰術練的「滾瓜爛熟」,讓自己所學專項技術和隊友產生「1+12的加乘作用」,讓隊友與自己都發揮所長;那麼,花費這個5000元來學習這個籃球,其實就不是可以用金錢去估算了。


 


唐佑儒:從2號得分後衛來說,中距離有一定水準,尚稱可喜;如果,把「投籃時機選擇」具有一定水準也考慮進去,佑儒的角色扮演與功能,算是相當稱職,這裡且包括跑快攻,總能夠穩定又成熟的處理球,以及協助各個學員「節省報名費」等。現在問題是,身處於大學的三年級,應該算是「年輕力壯」的年齡;撇開一身肥肉不說,敏捷性不佳、速度不快、速耐力不足,如果再加上彈性不佳等,這些2號得分後衛幾乎是「必備」的體能,佑儒卻無一具備,但卻能打到這樣水準,這表示佑儒他佬根本就是「壓縮自己潛能」。因為,我們反過來看;假如前述的體能,佑儒能夠「樣樣通」,這樣的佑儒「會多可怕」呀?很簡單的思考是,體能好,很簡單就過人跳投;體能好,跑快攻上籃對方根本就追不上;體能好,當他跳起來出手完畢了,對手才想要封阻等等。



蔡明哲:從第一天對手稍微貼身防守,他佬運球就總需要「看著球」,到第二天就可以,自信、從容、視野遼闊的在對手壓迫防守時,遊刃有餘控球可知,過去他的打球,基本上就只是「糟蹋自己的才華」罷了;當然,控球的視野訓練,需要要求與不斷的練習,才能夠讓技術與觀念精益求精,這是明哲需體認的地方。其次和佑儒一樣,體能絕對是他首要改善問題;一個很簡單的思考是,對方要採取壓迫防守時,我控球者假如能夠運用運球技巧和爆發力去突破,該控球者還需要用身體保護球,並且以磨蹭方式運球前進嗎?尤其別忽略的是,控球後衛往往需要在,對友上來掩護(on ball screen)打掩護變化(screen away)時,把爆發力與敏捷性充分發揮;緊接著,在運球切入到禁區裡面的時候,體能的問題又會和「身體抗壓」性有關係。所以,當我們需要追求完美,完成在禁區裡面出手攻擊的時候,體能絕對是重要;當然,運球切入禁區裡面,怎麼樣騎馬射箭、怎麼拋投、怎麼樣再一次組織隊友等等,都是明哲迫在眉睫的目標。


 


  :之所以不想讓「周老頭」回母校去,關鍵是習慣「揮肘」的事;很簡單思考:這是「誰教的」?哇,單就這句話,我就不能容忍、我就擔心,因為好像我是罪魁禍首;所以,還有揮肘習慣的他,怎麼可以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很巧的,輔大「法律系」的某某,也有一點兒揮肘「欺壓對手」的習慣;因此,假如許多喜歡打籃球的法律系人員,真需要運用這個動作、這樣去告訴對手:我就是比你強?與其如此,為什麼法律系喜歡打籃球的人,不能放下身段去找更高層次的球員挑戰?尤其,周佬以一個大學四年級的學生去看待;那是即將踏入社會,那是即將要和許多龍蛇群處的社會人士為伍,這習慣性揮肘一定會有不小的後遺症。所以,周佬的籃球觀念,是不是應該做一個「徹頭徹尾」的改變?如果,周佬還兼具法律系隊的教練職務;這個習慣性揮肘(那是連續二天),恐怕就不是一個「抱歉」就可以交代的事。再者,習慣性想要在對方運球者過人瞬間,他佬原地不動去「抄截」;以致被運球過人,甚至被架拐子等,這種「弊多於利」的事,一個學法律的人為什麼會「不自知」?如果,在訓練營中已經不厭其煩解釋這問題,你周佬就不應該在訓練營中,連續四天的實務,一再的去做抄球動作;萬一,你佬回系隊教球,又做同樣的「錯誤示範」怎麼辦?有空回到徐武雄身邊,再接受「教育」是讓籃球技術與觀念成長的途徑。



張名揚:如果,在籃球場上的控球後衛,總是不能夠把球場防守方「實際缺點」去解讀,並且進一步帶領隊友去適當因應;那個球隊,混亂的事情恐怕會多不勝數。從名揚打球的觀念去觀察,他就擁有這樣特性:不考慮實際,只想要在某些時刻證明什麼、追求什麼;因此,看的出來喜歡「鑽牛角尖」的人,如果不能修改這個不能解讀防守方問題的壞習慣,要繼續打控球後衛,要進步可能有些困難。你需瞭解,控球後衛就是場上教練,所有隊友都需要聽從控球的指揮;由此,你看過籃球教練指導隊員「亂七八糟」打球的嗎?沒有,也不可能;所以,我倒覺得:不要綁死自己,徵求教練同意,去打個可以自由發揮的「雙能衛」角色,似乎會讓你充分發揮。假如依我的要求,控球後衛的出手攻擊次數,應該只能夠佔全隊攻擊次數的「1/10」,而且是「高命中率」的水準;為什麼?平常你都需要「指揮」別人,要隊友都「聽你的」;那麼,憑什麼那些隊員平常比賽都要聽你的?當然是因為,你控球後衛的攻擊選擇是「超乎水準的合理」,因為你的視野、觀念是最清楚的;因為你控球後衛平常的「面面俱到」的替別人思考,你控球後衛會「處心積慮」的為隊友製造空檔,你控球後衛會在隊友有所困難的時候去替隊友解危,你控球後衛在隊友「有所需求」的時候,能夠恰如其分、雪中送炭的替隊員服務到家等等,這樣剖心置腹的行徑,所以,所有隊友才會「聽你的」。所以,當你心理不只是想要組織隊友,當你經常不考慮實務情況,你就不要「害人害己」的打控球後衛;要不然,就需事先聲明,你打的是雙能衛。


 


陳瑞浩:在所有學員裡頭的體能,瑞浩是「倒數」的爐主;因此,你假如看了對佑儒以及明哲的評論,不知道你佬瞭不瞭?如果,包括明哲的缺失:在3分線圈頂區主打掩護變化(screen away)後,控球後衛殺到禁區攻擊技術的全面性與攻擊的穩定性不足,其實,瑞浩你要擁有的、成長的,就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了。所以,我比較傾向,佑儒以及明哲與瑞浩等三個人,寒假還要再來一次;並且是先鍛鍊好體能,以及把訓練營裡所學的專項進攻技巧強化之後,再來參加寒假所辦的「專項選手訓練營」。人不是流水,人是往上爬,水是往下流;所以,當瑞浩你們幾個人「花錢」來這裡學習之後,也把技術跟觀念帶回去之後,是像「正常人」一樣的奮發向上,還是像水一樣:往低處流?決定權在自己;切記,不要讓花掉的錢,像丟石頭到海裡一樣,噗通一聲就沒了。籃球的學習是,離開虎尾之後「才開始」。

創作者介紹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nnyo221
  • <p>感謝老師的指導~能跟老師學習籃球技戰術及教練素養與哲學真是件快樂的事</p>
    <p>現在也把老師教給我的觀念傳承給下一代</p>
    <p>諸如0度90度45度投籃練習法 1至7號戰術 分享籃球 攻擊籃框觀念等等</p>
    <p>看著學生一天天成長 心中充滿著喜悅</p>
    <p>籃球領域學海無涯 希望未來還有機會再跟老師學習更多東西</p>
    <p>讓自己從及格分數更精益求精</p>
    <p>謝謝老師~</p>
    [版主回覆09/14/2010 22:22:53]<p>哇..你佬60分還要再進步?</p>
    <p>嗯..換我追你啊..我目前只有38分而已!</p>
  • 洗衣機
  • 我是明哲

    謝謝老師那四天的指導,控球還有很多要學習的。

    希望下次能讓老師看到我明顯地進步!
    [版主回覆08/31/2010 08:55:36]<p>腳踏實地去苦練..是成功與進步不二法則..</p>
    <p>加油..</p>
    <p>寒假再來檢查與訓練..</p>
  • fab540
  • <p>謝謝老師的指導</p>
    <p>我等這篇等好久囉~</p>
    <p>我會勤加練習的 希望有一天能讓老師看到我[雄霸禁區]!</p>
    <p>迫不及待想在周末盃磨練磨練囉</p>
    <p>至誠</p>
    [版主回覆08/30/2010 21:48:37]你確定可以讓我看到你[雄霸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