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不經心中看球;所以,這球賽某些問題不想談。以下談內外組合(in side out)實例、手部不合法犯規與後撤步關係、Glen Davis不止如此、因材施教實例、騎士與塞爾蒂克的防守差異等。


 


內外組合(in side out)


 


內外組合(in side out)有那些實例?今天,從塞隊Kevin Garnett和主力控球後衛Rajon Rondo的搭配,球迷應該可以瞭解許多;從第一節還剩下10分12秒,Rondo在球場左側45度將球傳給低位(low post)的Garnett後,做一個V字形空手切(V cut),將防守者誘導到45度後,快速反方向空手切往底線區。同時間,Garnett一個背框刺探步後,就將球傳導給Rondo;不知是過於高興,高興防守者怎那麼「好騙」的得意忘形,這擦板上籃竟然奪框兒出不進。後續在第三節還剩7分58秒以及第三節還剩6分30秒,Rondo就都輕鬆得逞;這內外組合的首要之務「個人空手走位」,以及利用個人「速度與方向」的變化去走位,都在這三個鏡頭一一呈現。


 


看過我在部落格發表的籃球教練講習會「內外組合圖解」文章的網友,應該都可以從該文戰術圖瞭解,這內外組合大致上有:一、先會卡位(一般卡位、卡上、卡下與卡背等四種)。二、卡住有利位置後,接球做內線單打;像今天的Garnett就在低位單吃了幾次國王隊Brad Miller。三、低位接球判斷不能單打後,將球回傳到外側,再往更深的禁區要球再單打;像今天的Leon Powe也做了這樣技術。四、外圍傳球者給了走,接球上籃;像今天的Rondo。


 


五、外圍傳球者傳球到內線後,利用防守者想要協防或包夾,進而出現外圍空檔(wide open)而移位接球跳投;像今天射手Ray Allen就做了幾次。六、給內線低位球後判斷不能單打,此瞬間防守者在前防守,於是內線球員移位到3分線45度,做對持(運)球掩護(on ball screen)的掩護變化(screen away);像今天Tony Allen以及Paul Pierce都和Garnett搭配幾次。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依「老徐籃球園地文章分類技戰術訓練內外組合圖解」裡,找到這篇圖解說明。


 


手部不合法犯規與後撤步


 


手部不合法犯規(hand checking)與後撤步(shuffle)有什麼關係?有,滑步與後撤步練的多,並要求滑步練習過程,需要保持雙手高舉,這才不易出現像今天Paul Pierce的犯規。今天在第一節還剩下5分34秒的時候,國王隊持球進攻要從底線區運球過人;結果,Pierce沒有先移動他的左腳做後撤步,去把運球者前進路徑截斷,卻先用他的手去抵擋運球者腹部、阻撓運球者前進。所以,裁判當然響哨,吹判Pierce犯規;參加過比較正式籃球隊訓練的選手級讀者,大部分都有印象,在每天訓練結束前防守滑步(sliding)訓練,都讓人「咬牙切齒」。因為,那個總是每天最累的時候,卻總是要持續做枯燥無味、又很難過的動作,當然是讓人恨之入骨囉。


 


我教球的經驗告訴:防守滑步練的多,尤其是教練在隊伍前面做指揮式的滑步移位訓練;那會讓你的球員「養成習慣」去移動他的雙腳,然後在比賽實務中自然反射、意志堅強的去跟隨運球者前進。而不是一般沒有經過訓練的球皮,在持(運)球者下球過人時候,總是雙腳站原地,讓運球者過人之後,才想要從運球者背後撥、抄掉運球;那就像我形容的:比置放一個垃圾桶還不如。


 


除此之外,大部分的防守滑步訓練,很多籃球教練會要求「雙手高舉」;這雙手高舉持續做滑步,除了可以避免發生像今天,Paul Pierce的手部不合法動作之外,他還會告訴球員:「防守是移動雙腳」。所以,才有這麼一句話說:防守是靠移動雙腳,而不是用手;當然,更不像我們一些上了年紀的老球棍,都總是在運球者過人之後,雙腳仍站原地,然後用萬能的雙手去扮演「毀容院的院長」,用雙手拉扯運球過人者,毀掉該次運球過人,甚至於,傷害運球過人者都在所不惜。


 


Glen Davis不止如此


 


Glen Davis不止如此,這是先前就講過的話;尤其,以身材夠魁梧,速度與敏捷性還那麼好討論。這簡單從今天比賽,第一節還剩下37秒時候,Davis在高位接球一個三種威脅(triple threat)姿勢,吸引防守者想要趨前(close out)對球施壓(pressure the ball);想當然,Davis是「火車相閃」反方向的下球過人上籃囉。第四節還剩下5分25秒那個上籃亦同;如果,再加上第三節還剩下17秒,在禁區左側腰位(middle post)左右轉身的後仰跳投,球迷想到誰?


 


我是想到年輕、剛加入魔術隊的Shaquille O'Neal;那個青澀、稚嫩的鯊魚。今天,也剛好Kendrick Perkins的犯規麻煩,造就了Davis的機會;所以,以他和Perkins這樣的「龐然大物」,會不會在季後賽,造成許多球隊的困擾。嗯,我很期待;如果,再加上那個「銅牆鐵壁」的Leon Powe。哇,那種蹂躪對手禁區與籃框的情境,結合Eddie House「人來瘋」的外線狂飆;且讓我們激情、亢奮、拭目以待吧!


 


因材施教實例


 


我們可愛的火箭版版主無悔客,開版和網友談論火箭隊是要聽教練Rick Adelman的戰術,還是應該因材施教於火箭隊天才球員,那個傷痕累累的Tracy McGrady特性?實例上,我們以塞爾蒂克隊為例說明,主將Paul Pierce以及搖擺人替補的Tony Allen「濫戰功夫」,是不是一直在戰術中出現?「虎背熊腰」的Kendrick Perkins有沒有經常發揮他的特性得逞?射手Ray Allen的「」,假如還不夠淋漓盡致,那還又什麼戰術可以讓他發揮?Kevin Garnett在中距離和低位的「」,在NBA各隊戰術裡,誰又能出其右?主力控球後衛Rajon Rondo的「快、巧」,又還有那些戰術可以讓他如魚得水?


 


Eddie House假如在塞隊,教練Doc River寵愛他、讓他」的還不夠,這就不知道什麼叫相愛又相惜了?Leon Powe如鐵包換的「冷酷」,又有幾個籃球教練可以讓,這種人在戰術中相得益彰?好了,包括那個像似「寶寶」的坦克車Glen Davis,你又怎麼樣可以替他抱怨?抱怨說他在塞隊是鬱鬱寡歡?嗯,回過頭去看,看我那可憐的火箭隊,我那隻逐漸和我遠離的火箭隊;喔,我雖然是個老師,但是,我可以不要談因材施教好嗎?


 


騎士與塞爾蒂克防守差異


 


騎士隊與塞爾蒂克隊的防守差異在那裡?二個重點,一是解讀進攻,其二是因應技巧,以下說明。像國王隊的Kevin Martin,他總是會利用隊友空手和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然後做捲曲切(curl cut)切出接球攻擊;騎士隊的防守,多數總是讓防守者「自己跟隨」。以致Martin總是輕鬆接球跳投;不獨如此,Martin也總是在騎士隊防守者跟隨來得及跟隨情況,很簡單下球順向持續前進攻擊。


 


反觀今天的塞爾蒂克隊,你看到對Martin的「阻絕」相當好,所以,Martin常常沒辦法接球攻擊;尤其,包括內線球員如Kevin Garnett等人,都會在隊友沒做好對Martin空手切的阻絕時候,移位到Martin要前進的路徑「協助阻撓」,讓Martin很難接到球。這裡有二個重點,一是防守Martin的阻絕「位置」要恰到好處,否則容易讓Martin接到球,包括事先在前阻絕,以及從設立掩護者中間穿出去阻絕;其次,塞隊的內線防守球員要懂得、也要「看得到」隊友阻絕不當,當Martin空手切過來,快要接到球的情境,並經過解讀、判斷後去適當因應。


 


騎士隊和塞隊防守的第二個差異是,當國王隊球員接獲傳導球,多數的塞隊是「儘量貼身」上去對球施壓,不擔心被下球過人;很多時候還會因應個別差異,而採取不同的站位位置與不同的施壓姿勢,去對付國王隊球員。反觀騎士隊球員,總是單純被下球過人;所以,在國王隊球員接到球瞬間,總是不敢大膽的趨前(close out)去對球施壓。想當然,國王隊的許多外圍球員,很多情形就可以大膽的做接球跳投了;包括,國王隊球員接到球,位置與狀況不佳準備調整,騎士隊球員也沒有趁虛而入做貼身,反而讓國王隊球員調整後再「予取予求」攻擊。

創作者介紹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