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N旭藍問題


 


ESPN宋旭藍的問題是,如何在強敵當前情況下,對球員做好心理輔導,避免球員發生壓力、緊張而失常現象;她的意思是,中華聽障男籃面對台啤這樣強敵,該怎麼樣在心理有所準備?在鏡頭還沒帶到時候,我老實對她說:我還沒做準備、也沒有對球員做心理輔導。一則,就如「也許該重新來過--練球日記1009(http://tw.myblog.yahoo.com/jw!pEgiqqqBGALvYBQ78gE-/article?mid=1474&prev=1475&next=1471)」一文指出,我只答應聽障協會,擔任的是助理教練一職;所以,基本上我是「二串香蕉」、空手的到台北,沒有準備要做什麼。其次,由於班車關係,我是當天下午一點五十分才到達現場;對於二點即將開始的比賽,我這個匆忙趕來的助理教練,也幫不上什麼忙。


 


三是,其實在許久以前,這是將近半年前的5月份,中華聽障男籃就知悉「公益籃球賽」這件事;因此,可以說,他們是期待許久、早就準備好了。最後關鍵是,我既然不是總教練,只是臨時被主持人莫名其妙的拱上去的總教練;所以,這個問題的回答,其實應該是當天「實際總教練」羅劍強先生要接受訪問、回答的。尤其,中華聽障男籃最近幾個月的練球,我很少實質參與,我都只是幕後在背後操控、瞭解而已;因此,這些教練團該做的事,我就難以操作了。


 


當然,也就在宋小姐的提醒下,我在開賽前就對所有球員分析的說:7分力去玩籃球,去享受打籃球的樂趣;事後從比賽中發現,7分力玩籃球,和台啤諸位球員比擬還是有段差距。比賽中,讀者可以看到,我都只是以助理教練角色、身份去協助羅劍強教練;那是球員有什麼技術或觀念的問題,我立即將事實記在白板上,等一個暫停或換人下來,立即對相關球員說明。包括要不要換人、要換什麼人上場、攻守應該怎麼樣等等;由於,先前我們曾經合作過,所以,我當天的助理教練角色是輕鬆愉快。


 


聽障人籃球感情事


 


聽障人的生活、感情事等等,我在97年花蓮舉行的「全國聽障運動會」裡有所介紹;只是,這次北上又恰逢,我們聽障籃球的主任委員李興達主委的訂婚,艾,這真是讓人感慨萬千。我感慨的是,他們聽障人的生活圈、交友,幾乎都只是「聽障自己人」,多數近95%以上的聽障人很少、很難跨越這道鴻溝;尤其,看我們社會到處可見「外籍新娘」情況,可想而知,包括他們的籃球、感情生活圈,又是怎麼樣的困窘。艾,這有點像似王菲所唱「棋子」這首歌。


 


如果,從公平、人本角度看待,我們政府在此似乎有些「落伍」;看盡先進國家的相關社會問題,我們政府真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像那天我對某男記者訪問我所說的,聽障籃球的進步幅度不大,關鍵有三,一是國內懂得籃球的人,絕大多數都不會手語,也很少有機會和「聽障籃球」接觸。二是,多數和聽障籃球接觸的人,都不大懂籃球,並且都「缺乏耐心」;所以,在指導他們聽障籃球時候,總是概括、草率、隨意、籠統,因此,他們聽障的籃球就總是停滯不前。三是能夠擁有那份慈悲心、耐心的人,又大多是不大懂籃球、或者沒時間、沒空去協助他們的聽障籃球發展,如我之類的人;所以,他們聽障籃球就總是處於自我摸索中成長。


 


我現在的問題是,在我們泛泛大眾之中,當有些人對「聽障籃球」非常熱衷、投入非常多的心力、總是不餘遺力的推廣、推動這類族群的運動時候,為什麼我們的社會還是保持那麼「冷漠」?我所見的更甚是,那是冷漠到傷聽障人的心;這舉止直接的是,澆熄了那些人赤熱的心,讓他們對籃球的這份衷心情感,逐漸在社會現實的寒風中一一退出、一個個遠離。


 


讀者可以試想:當多數一大票的聽障人,可以遠從高雄、台中,大老遠的「自費」來台北,來參與屬於他們聽障人的籃球世界,來投入、來經營他們生命中對籃球熱愛的這份情感,為什麼有些相關人士、為什麼有些我們這些正常人,卻抱以冷漠來看待?如果,和他們見面、談籃球、打籃球,並且可以獲得他們熱情的擁抱,這不是「籃球人」該做的事嗎?如果,再從公平與人本角度去思考,我們對聽障籃球做過什麼?和他們相處,總讓我想起「施比受更有福」;讀者們有何感想?你對籃球赤熱的心,可以投入在聽障籃球多少?


 


聽奧目標


 


當天,忘記是那台的女記者問題:我們聽障奧運籃球賽目標為何?由於當天晚上(10月10日),聽障奧運會籃球賽在各委員蒞臨台北監督情況,比賽分組抽簽即將在台舉行。在奧運男子15隊參加、女子12隊參賽國家裡,我分析給女記者她聽的是,男籃依實力處於6至12名之間;由於前三名的實力,都比正常人的中華男籃還要強,基本上我們中華聽障男籃是「不可能」去贏球的事。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是,假如分組與簽抽的好一點,準決賽階段可以「巧逢」斯洛維尼亞與義大利二隊,這二隊是屬於前六名集團裡最弱的;那麼,男籃就有希望因此晉級前四強。


 


和斯洛維尼亞曾經在世界杯裡做過友誼賽,那是在廣州體育學院雙方處於同一個場地練球情況,對方教練提出要求,「乾脆友誼賽」的邀請;於是,雙方在都不可能於世界杯碰頭情況下,幾乎是真槍實彈打了一場40分鐘不停錶的比賽。雖然,該場只有我一個人擔任裁判;但是從中觀察,該隊基本動作不佳,假如採取全場盯人很有效。結果雖然友誼賽中華隊小輸7分,他們在07年世界杯大會也是以第六名收場;因此我評估,事過境遷、來到台北的聽障奧運會,再次遭遇,誰輸誰贏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義大利,這個2011年聽障世界杯籃球賽的主辦國,他們實力是屆於列強各國五至八名之間;2007年世界杯簽運不佳,他們分組與準決賽都遭遇前四名強敵。所以,落到只能打九至十二名的名次賽;在名次賽最後和中華隊廝殺40分鐘,那是在下半場第三節末段,在中華聽障男籃氣力放盡後,才擺脫我們的糾纏,最後以贏了中華隊近20分收場。雖然,他們的排名是第九、中華隊第十;但是,二隊實力高出2007年世界杯第七名的日本甚多,包括中華聽障男籃在分組預賽,都可以輕取日本她們10幾分。顯然,義大利隊實力是不容忽視。


 


其他比較值得注意的是澳洲與中國大陸二隊。澳洲在複賽被中華聽障男籃擊敗,問題在於他們不適應全場緊迫盯人防守,以及全場1-2-1-1設陷包夾混合運用,造成失誤連連被我們輕鬆打快攻得分。中國大陸問題也是在於,預賽被日本轉換快攻大比分擊敗後,和中華、日本比輸分商率結果,跑到只能打第13名至16名的名次賽,日本就晉級打前八名準決賽;其實,中國大陸是人高馬大,彈性與速度又好,只可惜基本動作與觀念相當差。像和中華聽障男籃的比賽,若不是佔有「地主優勢」,他們是應該輸球,而不是中華隊輸5分。


 


至於中華聽障女籃,在12隊裡怎麼樣才能夠脫穎而出,我不看好;一則,在世界杯裡,幾乎任何一隊都比中華聽障女籃強,這在李興達主任委員親眼目睹下,大家都有共識。其次,讀者可以想見,2007年廣州聽障世界杯,聽說的,大會是以「實力懸殊」為由,不讓我們中華聽障女籃報名;那麼,2009年聽障奧運會在台北,中華聽障女籃有什麼機會晉級「前八強」嗎?就我在世界杯現場所看,最後名次賽假如能夠獲得一勝,不要墊底應該是功成身退的事。

創作者介紹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