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這篇文章目的在提供給「籃球人」看;看看別人、檢討自己。大家加油!


 


原出處:http://sports.sina.com.cn/cba/2008-08-28/10573907850.shtml


《籃球先鋒報》:一身休閒裝,李元偉很隨性地摘下肩上的小包,落座,很輕鬆,很淡定。


李主任“隊員們明天就都回各地方隊了,他們可以徹底放鬆一陣子了。我?還不可能休息呢。這不,今天中午才跟尤納斯聊了一陣子,接下來還有一些總結的工作要做,”籃管中心掌門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卻不是徹底放鬆的那種,因為他是個喜歡抓緊時間的人。


 


《籃球先鋒報》:過去的五年多時間裏,他就是這麼三步並作兩步地走過來的。而現在,他的心底難免總有一個念頭:今年11月15日,自己就滿60歲。用他自己的話說,再這麼忙碌一段時間,也就可以帶著自豪和欣慰去轉換角色,去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尤納斯和馬赫帶隊,其實哪一個都充滿了磨合與衝突的過程。


 


《籃球先鋒報》:這一兩天,是不是覺得心裏輕鬆多了?


李元偉:沒錯。男籃前八,女籃前四,這就是我們奧運會前制定的目標,雖然還沒到拿獎牌的程度,但比賽過程你也看了,所有球迷同樣也看了,應該說大家都是比較滿意的。我也不隱瞞,16、17日那兩天,我其實是蠻緊張的,因為那時候男、女籃都在打關鍵戰。


 


《籃球先鋒報》:不論男籃還是女籃,應該說這次最難道的就是打出了氣勢,他們完成任務之後,您有沒有跟球隊一起慶祝?


李主任:男籃進八強那天晚上,大家一起喝了點兒慶功酒(笑)。的確,這次兩支球隊最讓人欣喜的就是這一點,表現出了非常強烈的自信心,甚至等於把正常的技戰術實力提升了20%。你看女籃,過去一直有進入狀態慢的毛病,可是這次幾場關鍵比賽,不論是打西班牙還是捷克,包括四分之一決賽打白俄羅斯,都是一上來就搶到主動,球肯定好打多了。


 


《籃球先鋒報》:現在回過頭去看,您在四年多前決定男、女籃都聘請外籍教練,究竟是主動求變的成分多,還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成分多?


李主任:其實兩種考慮都有。你應該記得,那兩年咱們的本土教練的確有一點點斷檔,所以老蔣(蔣興權)相當長一段時間都還在發揮作用。更重要的是,那時候我們已經在考慮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事情了,我當時的想法就是,如果想要把眼光放在世界層次,而不是僅僅打一個亞洲冠軍,聘請外教就是勢在必行。


 


《籃球先鋒報》:事實證明外教的確讓中國籃球收穫了不少東西,而且有一點大家比較關注,那就是這幾年不論是哈裏斯、尤納斯還是馬赫,似乎在與中方的磨合中並沒有太多雜音……


李主任:呵呵,磨合當中的衝突與爭論其實非常多,任何一個外籍教練都得過這一關,只不過大家彼此一直都在相互適應、相互調整而已。說到衝突,大到執教理念,小到生活瑣事,他們都會有很多跟咱們不一致的地方,畢竟文化上的差異是根本性的。我給你舉個例子,尤納斯2005年帶隊打亞錦賽,我們跟他特意提醒,打韓國隊要特別小心,打日本隊要特別注意,他都覺得理解不了,甚至認為有些不可思議。實際上,他還是不瞭解歷史。


 


《籃球先鋒報》:這種磨合花費了多長時間,才讓外教跟籃管中心、跟中方教練逐漸形成默契呢?


李主任:恐怕就是到現在,他們也不是說完全適應了中國的一切。你比如今年備戰期間,有一次女籃開教練組會,我也參加了,馬赫就直接表示:"MR.Li(李先生),你的意見我有些不同意。"我當然是希望他有什麼說什麼,可是隊裏的中方教練反倒有那麼一點點不適應,覺得可能馬赫的口氣有些不合適什麼的。其實這就是文化差異造成的,尤納斯也好,馬赫也好,他們往往都是這樣的邏輯:我能提出技戰術上不同的意見,證明我對擊敗對手有足夠的信心。


 


《籃球先鋒報》:從輿論的角度來說,這幾年其實對於男、女籃的兩位外教,一直都有些不同的看法,您這麼看待這種現象?


李主任:我知道,這種聲音有時候並不是媒體自己發出來的,有時候也會有一些業內人士提出自己的看法,比如尤納斯,2006年在世錦賽前弄出了個"九問",國內籃球界就出現了很多對他提出質疑的說法。從我們的角度來考慮,尤納斯肯定沒有惡意,但他的方式方法上是不是最恰當,是值得商榷的,這些其實都是小問題,並不是要製造什麼大矛盾。此外,我也一直強調,衡量一名外籍教練是否合格,我們也許只需要擺出三個條件。第一看他是不是高水準教練,第二看他人品夠不夠好,第三看他夠不夠敬業,有這些就足夠了。所以說,不論是尤納斯還是馬赫,我們都是給予他們最大限度支持的,我在女籃就提過,宏觀方向由我們籃管中心確定,技戰術上完全由馬赫負責,老外其實也喜歡這種合作方式。做事情,往往是需要魄力的,哪怕有時候付出暫時的犧牲。


 


《籃球先鋒報》:這幾年不論國家男、女籃比賽還是訓練,您的跟隊時間似乎都很長,包括女籃在奧運會前打熱身賽,您都一直隨隊……


李主任:跟隊當然是有好處的,可以最直接地瞭解球隊的全方位情況。我有一點好處,自己好歹還算是個籃球內行,做過研究,也當過教練,當過裁判,對球隊的變化什麼的,能有一個比較清晰的把握。不過,我也總是提醒自己,永遠不要去做干涉主教練的事情,如果總是希望實現自己的想法,那還何苦費那麼大力氣請外教來,我自己去帶隊不就得了(笑)。說到底,人家尤納斯和馬赫畢竟是高水準。


 


《籃球先鋒報》:可是他們有時候也會犯錯誤,比如奧運會上男籃打西班牙,尤納斯自己後來也承認沒換上大郅。


李主任:任何人都會犯錯誤,可是你難道就要因為這樣的錯誤完全否定他?我想強調的一點是,作為局外人,評論是沒有任何壓力的,你可以不考慮任何因素進行評價。但是,作為當事人,在比賽臨場中隨著形勢的變化,他需要迅速做出判斷和調整,某種程度上也是壓寶。換句話說,很多人說尤納斯,說他要是把大郅沒換下來就贏了西班牙,可是你再想,如果換下了姚明,比賽又沒拿下來,是不是會有更多的人會喊"為什麼要把姚明換下來"?那種情況下,任何一位元教練肯定都會選擇自己認為最穩妥的方式的。


 


《籃球先鋒報》:所以外教時常有壓力,您是不是也跟他們要一起感受壓力?


李主任:我曾經在國家隊裏說過,擔任國家隊的領隊,就是要承擔三項職能。第一個肯定是領導,就是把握球隊的大方向。第二個是保障,就是球隊需要獲得什麼後勤、訓練的保障條件,我們就是要盡一切可能去提供。第三個,就是承擔責任。尤其是有時候輸了球後的責任,那種壓力讓外教來承擔並不是特別合適,而我作為一名體育總局的項目中心主任,我覺得我在必要的時候站出來承擔責任,對於他們來說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從這一點來說,每個專案都是一樣的,包括足球也是如此,我當然沒有資格去評價足球怎麼樣怎麼樣,但是我知道同樣作為管理者的謝亞龍,他一樣也是努力工作後、還要做好承受壓力準備的。


 


《籃球先鋒報》:大家印象深刻,就是您2006年分別在男、女籃世錦賽時的表態。


李主任:是的,那次男籃打世錦賽,我表達過"有我在,肯定不會讓尤納斯下課"的意思,當然那時候有一些客觀情況,媒體並沒有完全反映出來。後來女籃打世錦賽拿第十二名,創造了歷史最差戰績,我也向全國人民表示道歉。應該說,那時候兩名外教都遭遇到了信任危機,包括那一年的亞運會,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考驗,但是從籃管中心的角度來說,我們太瞭解他們給中國籃球帶來的變化,所以後來我們在給總局彙報情況時,也是把中外教練的優缺點全方位進行了陳述,等於是給他們又贏得了空間。


 


《籃球先鋒報》:所以從您個人角度來說,是不是也有一種當斷即斷的心理準備?


李主任:做事情,往往是需要魄力的,哪怕有時候付出暫時的犧牲。我們的目標是明確的,就是為了衝擊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所以很多決策也都需要圍繞這一點進行。2005年女籃亞錦賽在秦皇島打,那時候苗苗(苗立傑)和(隋)菲菲剛去WNBA打球,我們考慮她們還需要站穩腳跟,需要真正有機會接受高水準比賽的磨煉,亞錦賽乾脆就沒有招她們倆歸隊,結果那一次還很乾脆地贏了韓國隊。第二年我大概是2月去美國,見了姚明當時就跟他說,世錦賽後的亞運會不用他去打,讓他也有機會調整一下。說實話,做這些決定時,我們一方面是對自己有信心的,另一方面也都做好了輸球的準備。


 


《籃球先鋒報》:就不擔心像這種亞洲級別的比賽,中國隊某種程度上是輸不起?


李主任:我當然能感受到這種壓力。不要說亞洲的比賽,就是打世界大賽,球迷和輿論也都盯著我們的隊伍呢。2006年男籃世錦賽,我們第一場打義大利,本來是想拼一下的,但是當時是尤納斯頭一次用王仕鵬打主力,剛上去還是放不開,我們的局面就被動了。後來打波多黎各,那場球本來我們就是要拿下了,誰能想到最後一分鐘裏出現3次失誤?朱芳雨一次,杜鋒一次,最後易建聯籃板球都抓在手裏了,讓人家一捅又沒了,最後打加時賽我們沒頂住。所以我說,輸球不要緊,重要的是輸了之後你自己能搞清楚,能夠從此以後把缺陷的東西彌補上。中國籃球必須走國際化路線,閉門造車是要不得的。


 


《籃球先鋒報》:中國男、女籃如今還有一個顯著的變化,就是都有一個人數比較多、職責又比較分明的教練組,可不可以說,中國籃球在這一點上已經達到了世界級水平?


李主任:我覺得我們已經到了這個水平,這也算是一個進步吧。前些年我們有過教練組人數不足、補充了人員又出現分工不明確的苦惱,這幾年隨著外教的漸入狀態,我們在教練組成員方面也是每年都進行優化和充實,應該說現在都運轉比較有默契。男籃這幾年一直在請外籍的體能教練,還專門找了一個球探T.J,基本上是大比賽都會去瞭解對手情況。另外像女籃,現在幾個助理教練分工相當明確,王芳是負責記錄比賽中的一些狀況,範斌是協助馬赫跟球員們進行溝通,蜜雪兒(蒂姆斯)則會側重於場上的攻防細節判斷。


 


《籃球先鋒報》:應該說,這幾年中國籃球再不用為不瞭解對手而犯愁了吧。


李主任:是啊。我告訴你這麼一個情況,就是我們女籃在打奧運會前,已經把西班牙和捷克這兩個主要對手研究得非常細緻了,關於對方的戰術套路、每一名球員的特點和習慣動作,這個球員喜歡從左手邊突破,那個球員喜歡從右手邊突破,我們都印成了一本冊子,隊員人手一冊,就是讓她們熟悉對手。所以我說,這次我們兩支球隊往往是開局迅速進入狀態,這也跟研究對手是分不開的。說心裏話,以前想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儘管一些世界大賽,我們也會組織觀摩組什麼的,還是達不到現在的這種力度。


 


《籃球先鋒報》: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國籃球在北京奧運會後還會繼續聘請外籍教練,還會爭取最大限度地與國際先進水平接軌?


李主任:呵呵,具體怎麼操作要看未來了,但是我還是相信一點,中國籃球必須走國際化路線,如果總是一種閉關自守的狀態,閉門造車是要不得的。你看看這屆奧運會,男籃的一流強隊都到什麼樣了,最後那場決賽的確是水平高。不過就是這樣,我們還是差一點贏了西班牙,那場要是贏下來,可能我們的底氣又會不一樣,畢竟那是世界冠軍球隊。


 


《籃球先鋒報》:包括在人才的選拔上,是不是還要繼續強調跟上國際化潮流,因為外教的選人眼光,往往跟我們國內教練是不大一樣的。


李主任:這些高水準外教,眼光真的是相當獨到。你就像尤納斯選陳江華,雖然這次奧運會陳江華打得不好,可是他這樣有特點的球員,從我們國內來看就是獨一無二的,你想想我們的隊員裏,有哪些是能帶球突破科比的?這次奧運會,陳江華的確表現不是很理想,這裏面也有一個打奧運會緊張的問題,其實上場之前,教練都跟他講得清清楚楚,該幹些什麼,注意些什麼,他還是緊張。不過你想想,易建聯四年前打雅典奧運會,不也一樣緊張,第一次投籃就是個三不沾。


 


《籃球先鋒報》:會不會擔心我們的聯賽在人才培養方面有一些瓶頸?或者說,您覺得自己在聯賽改革方面的一些嘗試是不是步子夠快?


李主任:我跟老尤也聊到了人才培養的問題,初步也形成了這樣的想法,就是選拔一批14歲到16歲的苗子,爭取送到歐洲去接受訓練。當然,咱們的聯賽也在平穩發展,我在籃管中心這五年多時間,自己覺得印象深刻的大事有兩件,一個是聘請外教,一個就是聯賽改革。我承認,聯賽的水平提高是一盤棋的問題,但應該說這幾年籃球的影響力水漲船高,擺在我們教練面前的好苗子還是很多的,關鍵還看怎麼訓練,怎麼雕琢。


 


《籃球先鋒報》:聯賽是不是也面臨著跟國際接軌的問題,比如大衛·斯特恩這次來,有沒有跟您談到合作的問題?


李主任:談,他只要見面就談,呵呵。他這次來北京,跟我們一起吃了頓飯,應該是23號吧。除了大衛·斯特恩,還有海蒂·尤伯羅斯、陳永正他們,以往斯特恩來北京,想要找他吃頓飯可不是那麼容易,但是現在他眼睛緊緊盯著中國市場。其實他們已經提出了一個合作方案,但是從我們的角度來說,那個東西現階段是不現實的,所以大家還得慢慢接觸。我們的態度是,一定要打開大門,多借鑒國際上先進的東西,所以除了NBA,我們也會跟FI-BA合作,也會跟Euroleague合作,CBA遲早有一天,是要把自己的品牌做起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