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隊的場上領導人物,一直以來,就是我相當頭痛的事;不論過去、現在,不論過去社會甲組或國小或大學三級、甚至現在的大學甲二級皆然。而另一方面,球隊的防守進步了;但是,那種傳導球失誤、運球失誤,以致被簡易快攻的現象還未改善。問題在於處理球、攻擊選擇等問題上;甚至第三大缺失,預防快攻還是沒有進步。顯然,我這個教練「迷糊夠遠」。


 


核心領導人物


 


    6月份的前一陣子,由於球隊即將要進入下一個球季;所以,球隊領導幹部做一個改選。彼時,某位臉孔看起來比較老,可還算是菜鳥的阿豪當選隊長;另一位副隊長,則是由北部某HBL名校球員大頭當選。為了方便管理、思考再三,於是在暑假集訓第一周當場宣布,球隊就是大頭的;以後,在行政部份全權由隊長阿豪負責,訓練部分包括體能、技戰術等,則由大頭負責。我一箱情願想:HBL名校,來帶這些毛頭小子,應該綽綽有餘;假如有問題,也會不困難重重才是。


 


    結果,第一問題考倒我的是,大頭是個「重攻輕守」的球員,而且,防守是個很沒有耐心的球員;這三個星期的觀察還發現,他的進攻招式只有固定幾招,也總喜歡一用再用,不管失誤了3次、對手察覺了、對手故佈陷阱了,他還是堅持採用那幾招進攻技巧。今天,我們虎尾籃委會委員那個敢死隊的阿偉向我提醒說:老師,你有沒有發現,你「教」的因應方法,大頭好像都不領情;所以,他才會一再的犯同樣錯誤、也同樣的失誤被快攻。


 


    忽然驚醒的思考,問題多多:


一、大頭對因應技術的認知為何?為什麼「一再」錯誤也失誤,卻還繼續犯錯?


二、他要切入雙腳跳停以前,看到「各個防守者」位置沒?他要運球切入時,「球和防守者位置」如何,他瞭解嗎?


三、大頭對防守的認知為何?為什麼總是不能「堅持到底」做完他該做的防守?


四、大頭的「意志力」似乎不佳;為什麼?他知道自己意志力不佳的問題嗎?該如何幫他改善?


五、大頭「適合」做個領導者嗎?他憑什麼去領導隊友?


六、大頭「信服我」嗎?他憑什麼信服我?



    嗯,明天該找大頭談一談。



 


訓練內容


 


    最近練球重點擺在個人對球施壓防守、阻絕防守、隨球移動與幫忙還原輪轉防守等四項;那是每天練,每天都練一個小時以上。進攻上的重點則在於原地投籃、分項進攻攻擊技巧、小組進攻以及整體的系統戰等等;當然也是每天練,而且是每天練習超過二小時以上。結果,我這個教練過度在意以上攻守內容情況下;於是,許多球場上小細節「沒有安排練習、也缺乏指導與訓練」。結果就如前述,球員在處理球時後過於緊張、不懂得解讀防守、而且不會因應技巧等;所以,許多時候,球員總是很離譜的傳導球失誤被簡單快攻得分。


 


其次,因為進攻選擇過於開放,沒有限制怎麼樣打,那都是視彼時小組進攻時候,解讀防守者位置與狀況再予以因應;所以,球員在攻擊選擇上就會出現很多「冒失、無釐頭的進攻」,進而將控球權輕易的轉交給對手。最後,進攻瞬間,誰要負責預防快攻、誰要阻運對球施壓、誰要衝搶籃板球等,這個「轉換防守」觀念還位建立成熟;所以,和前一陣子籃虹杯時一樣,轉換防守的預防快攻還是沒有進步。因此,冷靜檢視,我幹教練的在這三大問題上,並沒有做好安排適當的訓練,也就是訓練計畫內容基本上就缺乏這些內容;想當然,二個星期前的缺失,今天和雲科大友誼賽也再一次發生。


 


忽然瞭解,我這個當局者迷的教練,距離優秀教練還有些遙遙無期;詳細說明「進攻選擇要點」,一是技戰術組合,二是傳導球後防守方趨前過人的攻擊,三是有責任的攻擊。其次在於「處理球要領」有,被壓迫時怎麼樣處理,二是被包夾怎麼樣處理,三是轉換邊攻擊怎麼樣處理,四是小組戰怎麼樣處理等等;最後一項的「轉換防守」,首先是佈陣分配工作,二是預防快攻,三是轉換防守訓練。


 


期望還有二天的訓練,看有沒有辦法在8月2日、3日(星期六、星期日)縣運會做些改善;如果,以上三項缺失,各能夠減少4次以上(總共12次簡單被快攻得分),也就是能夠減少球隊失分在15至24分之間,球隊實力將晉升到另一層次,甲二級前四名就有希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