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華隊打埃及與哈薩克二隊,我的心得是,理論與實務還有段差距;所以,中華男籃應是訓練不足、要求不嚴格,兵敗乃非戰之罪。


 


對球施壓與阻運


 


    看中華隊的防守,尤其在對運球者的防守上,不論對手是否設立掩護,甚至主打對持(運)球掩護(on ball screen)皆然,我們的球員總是跟隨23步就意志鬆懈;然後,就讓運球者繼續前進、緊接著從背後想要去撥球。這裡顯示有三個問題,一、鄭教練對此不以為意,「漠視」阻運(stop the ball)、對球施壓(pressure the ball)防守技術;所以,比賽中,經常出現也沒關係。


 


二、中華男籃的阻運訓練不足、合理的防守觀念建立不足,教練團包括阿三與阿龍等皆然;所以,從李雲光主政的中華男籃時代到現在,這部份的防守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當」發生。三、沒有人對此提出質疑、甚至告訴教練團與球員們;所以,這些球員還是一錯再錯,而且,已經步入「不以為錯」的田地。


 


前些時日對二位不同某HBL名校的球員問說:什麼叫阻運?為什麼要阻運?不阻運有什麼優缺失?阻運來不及該怎麼辦?阻運不及可以從背後抄、撥球嗎?從背後抄、撥球利弊得失為何?然後,其中一位某HBL私立學校畢業的球員,在比賽中因為被對手過人後,想要從背後抄、撥球被吹判犯規後,就一臉不屑的回答我說:我根本沒有犯規;我冷冷的叫他去坐板凳後頭也不看他的說:把答案找出來你才可能上場打球。


 


意志力與阻運的後續


 


從這幾天練球,以及看到中華男籃阻運不良的心得感想是,除了像似前一段敘述的理論上,要逐一分析利弊給教練團與球員知悉外;防守上的對球施壓是什麼,防守上的阻運是什麼,恐怕都要有有心人去投入技術研究與實務訓練比較。尤其,阻運的最高境界,基本上就是「意志力」訓練;為什麼?


 


因為,假如運球者都能像我指導的要求一樣,每當防守者在適當的位置與路徑阻運,你就採取急停再走,這樣不斷去考驗防守者意志力,最後運球者一定可以獲勝;他假如又在適當位置與路徑阻運,你運球者就一再的急停再走。訓練與比賽中,我曾要求球員實驗過好幾次;結果,都和我說的一樣。因為,防守這種「不可能」獲得掌聲的事,你叫100人來做,不會超過10個人會執行徹底的,而且,多數的防守者其「防守意志力」很差


 


那麼,從訓練實務上討論,我的心得是:體能沒練,阻運時候的意志力更差;體能鍛鍊充足,指導時也直逐一說明阻運利弊,但是訓練沒有要求,阻運效果也很差。體能鍛鍊了,也指導了,要求也說明了;但是,步法訓練不足,球員的阻運也不會做好。所以,你看到中華男籃的阻運不佳,你認為是理論還是實務有問題?


 


為什麼讓對手接球?


 


    昨天看中華男籃守不住埃及隊,這和虎科大昨天下午練完球,和一些鬥牛的球友練習賽如出一轍;那是,明知道對手單打能力很強,自己守不住對手,隊友也很難來幫忙防守、協防。結果,中華男籃與虎科大的某二位球員還是,讓對手接球後才趨前去防守;然後,被對手夾著生薑、沾著洼殺米「活吞下去」。


 


    我當場氣炸的對,旁邊觀摩的其他球員說:不要讓他接球比較好,還是讓他接球比較好?想當然,答案當然是「不要讓對手接球」;只是,為什麼你防守球員還是讓對手接球呢?昨天晚上苦思到肚子痛、感覺中暑了,去給醫生針灸後才猛然驚覺:我對球員安排的阻絕防守步法訓練不足,而且,阻絕防守訓練更是缺乏。


 


    今天下午練球,刻意安排了多重阻絕訓練後,也在各種訓練後的練習賽中強調「阻絕」的利弊得失;只是,這種臨時抱佛腳的訓練,成效可以預期的是,不好。那麼,怎麼辦?中華男籃應該是涼拌炒雞蛋,虎科大男籃呢?等著瞧好了;我會很有耐心的繼續安排訓練,不會只教、只有嘴巴說一說,而都沒有安排阻絕訓練。


 


適合戰術與練習質量


 


    昨天練習賽中,我們那個虎尾籃委會新進委員,也是我精心策劃來虎科大「陪練」的球員阿偉突然問我:老師,請問一下,中華男籃的戰術適不適當?他問的當然是指進攻戰術;因為對此問題,心有所感已經憋了好幾天,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就回答說:只有二個問題,沒有適不適合的事;一是,是否「因材施教」?二是,球員在戰術上的技術練習次數與水準夠不夠?


 


    我的意思是,某球員適合猛投3分球嗎?或者,某球員適合在禁區裡濫打,可是因為還是「技拙」,然後被對手猛敲火鍋還要繼續打禁區嗎?其次意思是,你規劃設計某些戰術後,例如他要面框單打;結果,他的面框單打練習質與量夠嗎?例如,他面框運球急停跳投每天做了100次以上了嗎?例如,他在做面框運球急停跳投時候,安排了防守質與量,都和比賽水準的對手相當嗎?


 


或者,某甲球員要和另一乙球員做對持(運)球掩護;那麼,甲球員的利用運球過人技巧、運球後攻擊技術之抉擇、運球後傳導球的技術等等,和這個掩護變化(screen away)技戰術之「專項技術」練習的質與量夠不夠?包括,設立掩護者要切出或切走的「解讀防守」、因應技術等等。以上諸多舉例種種,假如答案都是否定;那麼,設計那些戰術,要球員依戰術執行是,教練錯誤在先,教練安排訓練不足在後,球員根本就是「無辜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