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jpg

    最近,四級學生籃球分區決賽、總決賽如火如荼進行;所以,我們看到家長反對小朋友出遠門、家長反對小朋友參加總決賽的連續請假而阻撓事;也看到體育主管與學務處主管(包括總務主任等)的學校經費拮据,告誡籃球隊教練適可而止的參賽;甚至籃球隊教練的老婆,抱怨家裡馬桶阻塞不會修理;還有籃球隊教練女朋友問他:你是愛籃球還是愛我等等,籃球教練真的有苦難言呀!

 

『有志難伸的籃球教練』

    最近勤走基層發現,基層籃球的優秀教練「有志難伸」;因為,當他犧牲下班時間,進行額外指導、訓練籃球隊後:

一、某些只願意小朋友偶一為之,在學校打打籃球的家長,不願意小朋友長期請假外出比賽;所以,分區複賽、全國總決賽等,就出現籃球隊員人數不齊。

二、某些主管,因為經費不足;所以,私下告知籃球隊教練,「拜託不要練太好,因為學校沒經費了」;不得不的教練只好,不練球,回家協助務農的事。

三、某些主管,因為經費不足,所以「告誡」籃球隊教練,友誼賽或不是正式比賽等,交通費、保險費、誤餐費等都需由教練自付;尤其這主管還有所畏懼的警告,外出友誼賽需辦保險,否則責任自付等。

四、某些主管與學校其他教師,對於籃球教練請託需帶球員友誼賽、帶球員外出比賽等的「協助交通帶運」是敬而遠之;因為那是假日,因為那些肩負責任。

看了前述四項簡敘,不知道同樣是基層的籃球教練有何觀點?

    我們想到幾個因應概念:

一、籃球隊練球時多找幾個學生以備不急之需;然後,對於成績是盡人事,聽天命。

二、擺下臉的尋求社會資源,例如找家長會長、社區籃球委員會、臨近中小企業等協助經費。

三、登高一呼,尋求熱心人士支援交通問題。

 

『基層籃球教練的輾轉反側』

    過去撰寫助理教授論文時,看到二篇學術研究是,在美國,離婚率最高的職業是「運動教練」;直到今天,看到好多籃球教練東奔西跑的帶隊比賽,包括比賽前的調整,也是到處找優秀球隊磨練,好改善球隊缺失,並從中發現問題,進一步為大比賽準備。

    可也是,有老婆(老公或女朋友、男朋友)的運動教練,這時候,你可以瞭解,夜深人靜時,把訓練日記寫完,或者,跟管理階層(或者跟隊長等)開完會後,當大家都累成一團抱頭大睡的時候,才能夠拿起電話跟著另一半訴說、聊天。

    體貼的另一半,會主動關心球隊狀況調的怎麼樣,在家裡被小朋友煩死人的另一半,多數只是發些牢騷,再不然聊點材米油鹽醬醋茶,跟本沒辦法關心你球隊死活;也有另一半是,靜靜的聆聽你,概述今天琳瑯滿目的球場事蹟;當然,也有另一半不耐煩的大聲抱怨,家裡馬桶阻塞了等等。

    經過以上等等事務之後,於是,有許多人遭到「家庭革命」的,不得不淡出籃球隊指導與訓練;也有人在另一半遠走高飛之後,繼續為籃球這個理想「憤竇」;還有一些教練在掙扎後,仍然在尋求那個「平衡點」。

    這些是有另一半的運動教練些許景象;然而那些,沒有另一半的呢?那些已經近40歲,「沒空找異性朋友」的籃球教練,卻仍然在球隊贏球與輸球之後「孤枕難眠」;艾,籃球教練們,辛苦了!

 

『中高階層籃球教練的心事誰人知』

    1994年開始那種鴉烏烏不懂籃球,卻幹起社會甲組籃球隊教練,有些誤人子弟事,到現在看盡國內較高階層的籃球教練事,心裡有好多「苦悶」,懺悔之餘不得不出來替,籃球教練們講幾句公道話。

    像日前報導普門中學女籃教練哲億的,「一人教練二連霸」之事,這是大家看到較高階籃球教練風光一面之背後;其實在臺灣,還有許多「一人籃球教練」不為人知的一面。

    較高階的籃球隊裡,一人教練幾乎到處都是,像某UBA甲一級八強教練就是其中之一;要不是他在球隊適時建立學長制傳統,讓學長的學習教練之指導與訓練,他這個一人總教練那有那麼輕鬆道理?要不是某醫學院的義工防護員支持,協助做好防護事務,比賽或訓練裡的球員受傷,他怎麼能置之不理?要不是學校心理系系主任的情義相挺,做到心理輔導與諮商等事務,他們的選手心理素質怎麼可能進步那麼多?要不是學校體育教師熱心提供,專業體能指導與訓練等等,這大專甲一級前八強男籃,怎可能有今天成就?

    你再看看某HBL甲級男籃,美其名有一位月薪1.8萬的助理教練襄理,可也是,單就大隊25人一天練球10小時,小隊還有近30人,也要練球至少5小時,這對一個「月薪4萬元」的籃球教練豈有此理、也是情何以堪呀?套一句某國中甲級優秀教練,替這位月薪4萬元教練他打抱不平的話,學校可以花近100萬元挖國中優秀球員,卻捨不得多花點錢給籃球教練福利,這國中甲級優秀教練質疑:這學校主管的思考邏輯是什麼?如果再看這位高中甲級籃球隊教練(與助理教練),假日伙食還要自費自理,球迷看到光鮮亮麗的幕前,其實許多臺灣較高階層籃球教練的背後,還有點不為人知的淒涼呀!

    球迷再看看前些年中華台北國家籃球隊,非常制式模式的,包括防護員、管理等就是「7個人」;對照連續二年都來台北參加威廉瓊斯盃的日本男籃,單就教練團就9個人,還不包括數據分析師與防護員等等,看得我們直搖頭又嘆氣的抱怨:一樣國家隊水準怎麼差那麼多?

    我們的疑問是:難道教育部不瞭解一個籃球隊的運作,要「多少個教練團」嗎?假如知道,為什麼不能改善呢?

    所以,如果,球迷你有熟識的議員代表,或者立法委員之類,可以(有辦法)替籃球教練說話水準的民意代表,行行好,替籃球教練「爭取福利」;要不然,籃球教練他們基本的「心事(薪事)」是無人能解呀;要不然,看似風光無比的高層籃球教練,其實是「校長兼撞鐘」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