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五二天各去看了三場球;受人之託看球隊優缺點之外,意外也看到籃球的543情事。



籃球裁判培訓


    最近二年以來,由於虎尾籃委會的球隊參與數量呈現倍數暴增,原來就已經捉襟見肘的裁判人數與水準,更是雪上加霜;於是,一年半以前,親自下海擔任裁判培訓的工作。


    一開始,我自信滿滿的依據一般「裁判講習會」內容,依樣畫葫蘆的教育那些初學者;然後,委託我們那位有一休和尚美稱的榮榮把裁判教育工作銜接起來。


    只是,彼時跳脫出培訓的當事者之後才發現,那些初學者裁判的問題,都是在於不瞭解規則、不自信情況的手勢不明確,以及走位不得要領的嚴重缺失等;於是,我很明確的把後續裁判培訓工作,修改為,學會正確又標準的手勢,要初學者學員逐一練習球在各個位置的走位,最後則是,由助手逐一的把每一條規則講解、並舉例。



    結果,手勢的動作,經過要求初學者他們動作要慢、讓所有相關人員要能夠看清楚情況,過往畏首畏尾的鏡頭不復見;很多play也因為裁判的走位及時,而且恰如其分在最適當位置宣判,所以,爭議降低許多。只是,這些培訓裁判對於規則的瞭解不足,與對規則判例的熟悉程度不夠;所以,某些技術犯規、故意犯規以及該不該罰球等等,就有些迷糊了。


    某一位國家B籃球裁判提供他的心得告訴,老師假如這些培訓裁判,不能夠再深入熟讀規則,並且把裁判法再三研讀,也用心的去研究判例,這部分缺失恐怕難以改善;由此,我曾私下問了三位培訓裁判,你們看過多少吳喜松老師提供的判例?他們的答案竟然一致的說:不到一半;艾,難怪最近的執法停滯不前。



縣長杯籃球賽所見


    縣長杯籃球賽的水準,是不是該縣最高水準的球賽,看法可能見仁見智;不過,假如一個縣長杯籃球賽的裁判,都可以服裝不整(沒穿裁判服,或者沒穿裁判褲等),犯規或者違例手勢可以不用交待,也就是只有響哨,就判決某方球;人還在後場的追蹤裁判,可以吹判前場底線的撞人犯規;已經站在底線區之外的前導裁判,可以判決罰球者踩線;第一次罰球之後與第二次罰球之間的罰球中途不是暫停,執法的裁判竟然可以任由教練把球隊叫回球員席講解優缺點,並且沒有計時,還要等到該教練講完,才任由該教練讓球員回罰球區等等,看的我都快要尿出來。


    趕緊跟旁邊的冠軍隊某球員說:我受不了,去洗手間一下。


不過,此處看笑話歸看笑話,心得其實是:這其實也是因為要培訓裁判,所以「重新」學習、閱讀了規則與裁判法之後,才知道這些縣長杯的裁判那裡有不足之處;並且,從中也看到好的、優秀的籃球裁判應該具有的內涵。


由此,今天就告訴那個即將當兵的萱萱:「不要回頭」;因為,假如你自己很認真、也很努力的學習之後,在裁判執法的技巧與運用上肯定是會進步。尤其,假如你看到別人三年前的模樣,現在竟然還是維持這個樣子的時候;如果你回頭省視自己,你將發現過往不足的自己;彼時,你將很容易滿足,很容易就停滯不前。



從一個學習者的角度去看待,這不好;像今天,我就以學習裁判的心情,當著萱萱與貴堯、士弦等人面前,向他們請教與質疑,球在第三區的缺失問題與矛盾。我總認為,做事情應該像求學,要在沒有人有疑問的地方質疑;那並且像在做學問,「找出問題與解決問題」。


    再像今天,看著我們貴堯與大頭的執法,我依次講解他倆擔任不同角色(追蹤裁判與前導裁判)所犯的缺失問題、以及優點等等給所有學員聽的時候,我心裡就想:這樣的教學,簡直是逼迫我進修;艾,籃球教練都還沒有「學完」,怎麼又一腳踩入籃球裁判領域呢?


    加油吧,虎尾籃委會的裁判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