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男籃再一次「有機會」贏球,只是,最後「狐狸」露出尾巴輸球;就讓我們再次深入探討,鄧華德這隻老狐狸是否能夠及時修正。


 


轉換快攻


    抓到防守籃板球以後,怎麼樣策應、箭頭怎麼樣跑位、控球接應後怎麼樣推進等等,你在中國男籃的身上是「看不到」漂亮陣式;你只是看到偶一為之劉煒與王仕鵬當箭頭,以及數次更少的,易建聯跑箭頭,還有孫悅的策應後也是偶爾長傳,多數卻都是緩慢推進的鏡頭。


今天還出現至少三次「多打少」不能成功,以及于樹龍在多打少的快攻,卻投3分球不進鏡頭;其實,以中國男籃的素質,每次10分鐘,練個二次就會改觀,就會讓球員瞭解,怎麼樣打快攻了。尤其,這種以多打少的狀況,再不能搞定,還打什麼國家隊?甚至,為什麼多打少情況,會出現不合邏輯的投3分球等,似乎都需要再整合。



區域低位防守


    死守區域防守的時候,低位(low post)防守者因為佈陣關係,不可能身處於「底線(baseline)」,大部分都在腰位(middle post)附近;所以,破解區域防守的概念裡,才有這麼一句話:進攻佈置位置要「越低越好」,處於防守者看不到的位置。好了,中國男籃這三天的比賽,單就這一點,被進攻方在底線區接到幾個球,然後,攻擊得逞?


這個底線區域,有進攻方「埋伏」怎麼樣防守?負責該區域的人,自己要多「轉頭」去觀察,以及各區域的負責人,假如發現也要提醒之外;我是這般指導:板凳上沒打球的球員,應該也要協助該區域防守者,大聲對他「吆喝」,讓他注意;因為,這是「團隊」防守;因為,這樣並沒有違法。


 


大郅體力調整


    看到大郅臉上的「表情」,以及看到比賽結果統計表的上場19分鐘時間得17分、3分球投222分球投64、罰球投43等優異表現;可是,中國男籃卻輸球,你有什麼感想?我直覺反應認為:把他當成棒球投手這樣使用;控制使用時間以及控制打球強度。


讀者別忽略的是,大郅的才華「特色」是,利用幫忙隊友掩護(on ball screen)後打掩護切出(pick and split);再抓住防守者要去協防、沉退保護禁區(shadow post)。所以,大郅在3分線外圍就有空檔;再加上,大郅本來的3分球就有一定水準。假如,遇到對方就像波多黎各的球員,高大魁梧卻步法緩慢;大郅的致命一擊就不是說說笑笑了。只是,這個緊要關頭的節骨眼,大郅的體力不繼,對球隊就變成「愛莫能助」;嘿,大郅這種老將的使用,應該是用在「刀口上」才是吧?



傳導球的靈性與膽識


    讀者假如有心,建議你再回過頭去,看看中國男籃這三場預賽的鏡頭,你將發現:中國男籃的持()球者之傳導球是,缺乏靈性,並且膽識不足;假如,再加上持()球者的視野不佳,讀者你會看球看到「恨之入骨」的氣死人情境。因為,有太多的空手跑位空檔早就呈現;你持()球者不是沒有那種「格調」,就是你持()球者「不敢」傳導球;甚至也有的是,你持()球者根本沒有「看到」另外隊友。


    觀察統計,平均每場球賽都出現「不只5」;這告訴我們什麼問題?其實對抗希臘與波多黎各等隊,單就這部分就足以「殺敵致勝」了。沒有靈性傳導球,多數是因為,球員「單純」只想打戰術;不敢放開心胸去傳導球,多數是因為,球迷與戰績「壓力」的束縛。所以,那個助理教練「殺手李楠」,你就應該教育他們:大膽打球、那種狀態要傳導出「引導傳球(leader pass)」等;假如每一場球,團隊都能夠在此多出5次以上助攻,這個球隊實力就提升一個等級了。


 


不應該的犯規


    不應該的犯規,在中國男籃身上,總是時而可見;像對抗波多黎各這場球賽裡的易建聯、于樹龍、丁錦輝等,都發生這種「低級錯誤」。因為,你的不應該犯規,有些時候根本就是在對方屢攻不下時,送對手簡單「上罰球線」;還有些時候,就因為你的不應該犯規,造成團隊的「累積5次犯規」,進而讓對手輕鬆獲得罰球機會而已。


還有的不應該犯規像易建聯,這情況你只是製造「自己困擾」;因為,你由此一定會擔心你的犯規次數,進而在進攻與防守時,心理毛毛的、綁手綁腳、限制自己。以世錦賽這種層級的球賽來說,一個球隊在一場球賽裡,假如發生超過3次以上;你去認真細算起來,幾乎就可以說是,這個球隊的「輸贏」關鍵。不是嗎?輸給波多黎各的比數是84768分,中國男籃輸給希臘則是8981的輸7分而已!



怎麼樣以大打小


    那個NBA小牛隊的替補控球後衛Jose Juan Barea,就今晨的表現,實在是中國男籃心頭的「」;可也是,身高不是很高,防守技巧也不是很好的Barea,中國男籃為什麼婦人之仁、都沒有「」下殺手,好好的欺負他?甚至,還讓他那般為所欲為、那般囂張?球場上不是有那麼一句話:不能對敵人仁慈嗎?所以,我懷疑有三,一是,中國男籃的教練團,根本就沒有想過設計好戰術,然後怎麼樣以大欺小的打Barea


這就像NBA季後賽,那個太陽隊的Steve Nash被設計單打一樣;緊接著,Nash在後續的進攻就體力衰退、信心也稍微受挫一樣。可也是,今晨的比賽,我們只有看到一次,劉煒單打Barea一次而已。二、中國男籃的「外圍1號控球、2號得分後衛、3號小前鋒等球員,都沒有學過低位背框或側框的單打技術。三、事前收集的資訊,整理的重點方向「偏差」;尤其,以今晨波多黎各隊的防守,很多時間都採取盯人以及交換防守(switching)來看,Barea應該有很多機會,是錯誤配對(miss match)防守中國男籃的高個子才是


 


阻傳


    和前述主題相關的是,單就讓波多黎各的主力控球後衛Barea傳導球,國際籃協帳面上看到的是「9次助攻」;假如,再加上那些傳導球之後,對中國男籃的間接傷害,我想,應該是超過15次以上才是。而,讀者別忽略的是,假如15次的傳導球所造成傷害,基本上就是最起碼30分以上;那麼,假如彼時防守Barea的人,做好阻傳(deny the pass),不要讓Barea輕易傳導球,這球賽結果是怎麼樣呢?


    先前中國男籃熱身賽時談過,這項阻傳、伸手撲的技術,在中國男籃幾乎看不到;我相信,姚明與易建聯應該瞭解,可能現在只是中國男籃的「教練團」注意的重心不在者裡。因此,是不是在後續的練球,每次花個10分鐘訓練,並在自行對打與實際比賽中提醒;因為其實,單就看和希臘男籃比賽錄影帶的對球施壓之阻傳,相信中國男籃就會開竅,並且豁然開朗執行。



對箭頭的阻絕


    假如一場球賽裡,防守方都讓對方的雙箭頭(lopper)輕鬆接球,甚至於,像中國男籃這樣的,讓對方箭頭接球就「直接攻籃」,這樣的防守概念與技術是不是值得探討?尤其,提醒讀者別忽略的是,像今晨的中國男籃,在這場球賽裡頭,竟然是超過8次,讓波多黎各的箭頭,直接接球攻籃得逞;可是,很傷心的是,中國男籃「」輸8分。也就是,假如中國男籃把波多黎各隊的箭頭阻絕(deny),不要讓他們的箭頭接獲傳導球,這場球賽:根本就是中國男籃贏球!


    也許你會反駁說:要阻絕?說的,恐怕比做的簡單!但是,我們看到今晨比賽的幾個鏡頭是,于樹龍就對波多黎各的替補控球,做了相當好的阻絕動作:絕對不要讓進攻方的空手球員接到傳導球;進而讓他們「很難」接獲傳導球去組織隊友。尤其我們已看到,在轉換防守(transition defense)瞬間,中國男籃總是會出現:最靠近持()球者去做阻運(stop the ball)對球施壓(pressure the ball)與阻傳;那麼,其他已經返回後場的防守球員,你就應該「就近阻絕」,不要讓對方箭頭接到球才是。今晨比賽輸贏的「轉折」,其實就是這個問題呀!


 


籃板球的抓取


    很多籃球教練,在指導攻、守籃板球「爭搶」時,都會說:籃板球是搶奪而來的,不是讓籃板球由天空掉下來讓你「撿到的」;這意思是說,籃板球是要用腳跳起來搶,籃板球是要用雙腳「移位」去搶奪,籃板球是要用雙手舉高去抓的等等。可也是,比較可悲、可能是「體力將要耗盡似」的,我們看到易建聯與劉煒等人往往是,籃板球反彈就掉落在他們身邊;然後,他們卻雙手下垂、目迎目送對方「移位」去把該球「抓走」。


    假如讀者耐心足夠,回過頭去看看中國男籃這三場世錦賽的錄影帶,你將會看到這個鏡頭「經常出現」;耶,假如一場球賽出現防守方伸手可及,可是卻讓對手在頭上把籃板球搶走5次,對手就增加了5次進攻機會,不是嗎?看中國男籃今晨對戰波多黎各,以及日前對戰克羅迪亞的比賽中可見,說中國男籃的輸球理由,追根究底是不是和這個「細節動作」有關?


 


總結


我不知道關心中國男籃的讀者,在這次世錦賽裡,看到什麼?我看到的是,「外援到CBA」打球的刺激與對抗,讓中國男籃的所有球員,他們視野開朗、技術進步、技術穩定性增加、身體抗壓性提高、觀念也進步不少、和亞洲之外國家比賽信心提高很多等;當然,假如把今天所談前述問題改善之後,可以再加上一項高水準的技術,也是中國男籃沒有人做的很好的技術:外圍球員的快跑急停跳投提升命中率;那麼,接下來就如教練鄧華德所說:倫敦奧運將會有所成果的。


讀者別忽略的是,幾個傷者像姚明、陳江華等人假如歸隊,再加上中國男籃這些「新人」如丁錦輝、于樹龍、蘇偉等人再進步;以姚明在國際籃協的「統治能力」,易建聯的「解放」,進而獲得NBA比賽經驗,孫悅的「迷途知返」勤加鍛鍊等,屆時誰怕誰就不知道了。


一個很簡單的比較是,和希臘的對抗,從二年前是「毫無希望」贏,到現在可以贏、而且也差一點贏;然後包括過去對抗波多黎各是,從來沒有贏過,到現在,波多黎各是說他們「想要贏」;也就是波多黎各在沒有姚明的中國男籃身上,還有可能輸。


嗯,加油,那個進步明顯的中國男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