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忙碌於育樂營籃球的指導,在偶一為之看瓊斯杯情況,看到某些現象後體認:很多事,說的總是比做的簡單。以下就瓊斯杯看到美國對戰伊朗下教練抱怨、球員抱怨、裁判外文溝通能力等敘述。



教練抱怨


    美國、伊朗之戰,由於雙方教練對裁判執法的認知有異,因此,雙方教練是「抱怨連連」;尤其,伊朗教練更是吱吱喳喳一刻不得閒。


這讓我想起以前初任社會甲組教練,也是像伊朗教練對裁判的執法老是有意見一樣,總是對裁判執法議論紛紛;彼時研究所指導教授 鄭錦和 老師,語重心長的對我苦口婆心規勸:幹教練應該「專心」於攻守戰術變化與因應,甚至於臨場指導球員怎麼樣打球等;對裁判的執法,只可以「一語帶過」般的表達與告知;否則,就容易失去教練角色扮演功能,而且也容易疏忽於球賽重點,進而讓球賽輸贏互換。


初始,我還不以為意;等到球賽輸多了,自己關起門來冷靜思考後才猛然驚覺:自己幹教練是「」過頭了。只是,這事領悟歸領悟,不甘寂寞、太喜愛「出風頭」的潛意識作祟;因此,這個幹教練要做到冷靜觀察球賽、專心球賽的攻守問題等,還是會一鼓腦的忘記。


直到有一次,我又在比賽臨場吱吱喳喳; 鄭 老師「看不下去」的氣的從椅子上繃了起來,並且,不吭一聲的掉頭就走。莫名其妙的我,輸球又灰頭土臉的我,在無精打采和助理教練吃點心的時候才發現:我老毛病又犯了;於是,打了通電話給老師向他說抱歉,並訴苦的說下次會改。刻骨銘心的打擊,真的就會改變嗎?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艾,說的比做的簡單呀!


所以,球迷由此可以發現:幹籃球教練,有些人是「」不在此,有些教練真的是不甘寂寞;所以以後,你假如看到教練吱吱喳喳,就會心一笑!當然,也有不少教練吱吱喳喳的個案是,裁判本身錯誤連連、甚至離譜的偏袒判決等,以致教練受不了這樣「冤大頭」事件;濫裁判的錯誤連連,以及心態不正的偏袒裁判,其實都會讓教練坐立不安,讓經年累月辛苦訓練的教練痛心疾首,不抱怨才怪!因此此時,教練假如還可以穩如泰山的坐在教練席,不說他()(裁判)兩句,我想,這教練應該是灰心、麻木不仁了。



球員抱怨


    美國伊朗之戰,伊朗球員也是場上吱吱喳喳個不停;甲隊友在10公尺外被裁判吹判,乙隊員竟然「有意見」。就仿佛乙球員看的比裁判還要精準、乙球員看的比裁判還要清楚;所以,不服判決、嘴巴碎碎唸、甚至用誇張的肢體語言「吆喝球迷」一起來抗議。不明究理的球迷,有些時候會被乙球員肢體語言所鼓吹,進而向裁判噓寒問暖的,搞的執法裁判壓力好大;問題是,該play再怎麼樣看,絕對是裁判看的最清楚,為什麼10公尺外的乙球員會瞭若指掌?


    我們看,美國伊朗之戰,伊朗球員就是這樣「無賴、耍嘴皮」心態;於是,加上前述伊朗教練的吱吱喳喳,搞的臨場裁判裡外不是人,左右為難的糗態百出。只是,後續我們卻看到,執法裁判開始有些嚴以律伊朗、寬以待美國的「另眼相看」;想當然,經驗老到的伊朗隊上至教練,下至球員等發現「軟土不能伸入」,所以在第三節以後,就不再碎碎唸,這球賽的後半段,才讓我們看到耳根清靜的play


    從許多角度去看這個球員碎碎唸,就「裁判法」去思考,真的是裁判的「因應、控場」與否是重要關鍵;球員有所抱怨,你執法裁判假如置之不理,後果多數只會招引更多的抱怨與做秀;執法裁判的控場假如不適當,一直讓球員在場上說東講西,一直讓球員在場上抱怨連連,那麼,只會讓場面更難堪而已。


    球員會抱怨,除了愛做秀、賴皮、自以為是等等以外,還有個案是裁判的「看到黑影就開槍」的敏感行為,包括接二連三的黑哨、偏袒行為等;這些個案假如一再發生,球員不止難以專心於球場,球賽不堪入目、球賽節奏根本就支離破碎,球員有所抱怨就不奇怪了。



裁判外文溝通能力


    看美國隊與伊朗的球賽,我們另外體認是,裁判的「溝通」相當重要;印象中,那場球賽應該是由韓國與香港以及馬來西亞等三個國家國籍的裁判執法。那麼,這三位裁判的「英文溝通」能力如何,不得而知;只是,我們整場球賽,一直沒看到執法裁判去和雙方教練溝通,真的是英文能力不好嗎?有待求證。


    由於國際的多數共通語言是英文」,雖然,某部分多數人的共通語言是中文,但是畢竟那是國際裁判的少數;因此,在國際賽擔任裁判,英文溝通能力好壞,其實,就是前述教練與球員是否吱吱喳喳的主要關鍵。此時,我們瞭解,臺灣境內的國際裁判,雖然在多數「專業術語」的英文聽得懂;可是,怎麼樣把專業術語的英文和一般生活話的英文「連繫」起來,然後,去和雙方教練,或者去和雙方球員用生活化的英文溝通,這恐怕才是臺灣國際裁判在英文溝通上的問題關鍵。捫心自問,這其實也是我目前在籃球教練一直難以突破的因素。


    由此瞭解,你假如具備籃球裁判的專業英文術語能力,實際上,還不足以應付籃球場上的諸多問題;尤其,在你裁判響哨後有所爭議、雙方教練,或者雙方球員對於裁判響哨意見有所分歧情況,英文的溝通能力益形重要。我們虎尾籃委會也瞭解這個關鍵;所以,對於培訓裁判的同時,我們曾經每個月用籃委會的錢,聘請英文老師去對培訓的裁判進行「英文輔導」;後來,在這些新進裁判志不在此之後,這個英文補習不了了之,這讓人失望。


    英文好不好,在籃球場上會是許多人「笑掉大牙」的事;這裡講三件與此相關的糗事和球迷分享。



    其一,我帶社會甲組籃球隊時,中華民國籃球協會「配發」給各個球隊二位外籍球員,彼時還可以登錄、擁有一位大陸球員;因此,在球隊擁有二位老外情況,很多球場上訓練與生活上的溝通,英文的溝通就相當重要。某一比賽採取盯人當時,老外摸魚,老是死守禁區,被台銀的高低位打(high low)高吊球搞的失分連連;氣極敗壞的我,當場大叫「pressure the ball」,意思是要中鋒貼身對球施壓,不要讓對方在高位輕鬆傳球;由於發音咬字不準確,我們球隊那個大胖子老外中鋒一時難以會意。此時,助理教練發覺後,馬上在旁用英文吆喝他(詳細內容我不瞭解);經過助理教練這麼一講、用英文溝通,老外會意後就馬上貼身對球施壓做到阻傳(deny the pass),台銀的高低位打戰術就不再那麼順暢了。這可見英文溝通的重要。


    其次糗事,某一男籃前國手,現役SBL球員,也是現任HBL教練,在其「亞青比賽」的時候,對上中國大陸隊時和隊友就「講中文」溝通,對上菲律賓隊時和隊友就「講英文」溝通,自己私底下和隊友溝通時,就「講台語」;彼時中華隊教練聽了二節後,才猛然驚覺:喂,你是「內賊」喔?


    最近在虎科大戶外球場打球鍛鍊體力,我總是抱著「玩籃球」的心態去play;有一次,在旁邊球場的球,突然間跑到我們play這個球場瞬間,我們虎尾籃委會的常務理事許董大叫:ball inball in!玩心粉重的我,馬上回了一句:你佬是英國仁喔?沒想到,他們那個球場上竟然有人馬上接著講: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仔細端詳,那小伙計理個大平頭,我也不認識他;後來學生對我說:老師,他叫宋宇軒。宋宇軒是誰,坦白說,彼時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人的名字;不過,可以在球場上瞬息萬變之間,馬上用英文講出相關話,這,真是不簡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徐 的頭像
老徐

老徐籃球園地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